XX 行業見解--刘李蔡

英國起征“谷歌稅”

2014年12月,英國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宣佈,將對在英國開展經濟活動的跨國公司徵收25%的轉移利潤稅(Diverted Profits Tax “DPT”),並且計畫在未來5年對年收入在1000萬英鎊以上的跨國公司徵收逾10億英鎊的DPT, 以打擊“全球一些利用複雜結構避稅的大型企業(包括科技企業)”。此稅被戲稱為英國的“谷歌稅”。


“谷歌稅”並不是一個新名詞,歐洲各國政府早自2010年便開始了與大型跨國企業,尤其是科技互聯網企業在稅收上的博弈,表現即是各種此起彼伏的 “谷歌稅”。


早期的“谷歌稅”主要源起傳媒產業對互聯網時代和互聯網企業的不滿和投訴。傳媒產業希望政府通過對谷歌等企業線上廣告收入的徵稅,來補貼及保護本國文化產業。法國、德國及義大利都嘗試過徵收此類“谷歌稅”,但最終取消或擱置。此類稅收屬於違背市場規律,保護傳統行業的行為。被文化產業拿來說事的版權保護,或收入分配等問題,更多來自傳統文化傳媒產業對於互聯網時代的不適應。隨著各國數位媒體的發展,版權保護的加強,以及廣大民眾對互聯網所帶來的巨大好處的認同,保護主義下產生的“谷歌稅”已經奄奄一息。


取而代之的是真正的問題:當下稅務體系對於互聯網時代的準備不足。


科技互聯網公司在現行框架下,幾乎已經形成了一套固定的避稅模式,通過智慧財產權、廣告收入等的放位,將收入轉移至愛爾蘭等低稅率地區或開曼群島、百慕大、英屬維爾京群島等“避稅天堂”。愛爾蘭作為科技公司在歐洲重要據點的原因之一,在於它作為歐盟國家,與其他歐盟成員國之間的交易免繳所得稅。同時,12.5% 的企業所得稅不僅相對其他歐盟國家,即使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極有競爭力。


高收入及低稅率引發的巨大反差在歐洲各國引起公憤。從2006到2011年,谷歌在英國獲得了180億美元廣告收入,卻僅繳納了160萬美元稅款。2013年Facebook自英國收入近5000萬英鎊,納稅額卻為18.5萬。在愛爾蘭,蘋果公司申報了全球65%的收入,而那裡僅有占其全球員工總數4%的雇員。 2011年,蘋果國際銷售220億美元,所得稅繳納1000萬,稅率僅為0.05%。


英國政府顯然希望通過收稅來平息公憤,贏得選票,同時增加政府收入。英國財政部稱“如果一家公司在英國進行大量商業活動,卻通過操縱國際稅收規則將其國內營收轉移至別國,企圖逃避企業稅收的話,那麼這家公司將被徵收其營收的25%作為合法繳稅。”



需要留意的幾點是:第一,為避免與現行的諸多避免雙重徵稅的稅務協定的衝突,英國政府特別指出此稅項並不是企業所得稅,而是屬於“核定利潤稅”,是一個全新稅項;第二,此稅項針對營業收入徵收,而不是利潤;第三,25%的稅率高於英國現行企業所得稅的最高稅率21%;第四,“先交錢,後申訴”,稅務機關擁有核定權,公司需在被核定稅收後一個月內繳納稅款,不可延期,之後的12個月內可提起一次申訴。


同時,如果一家公司被認定通過支付過度的智慧財產權使用費而轉移利潤,此類費用的30%可以不被政府豁免扣稅。


提案將於2015年4月1日生效,屆時,此類公司將被要求報告他們對此新稅種的潛在稅負。雖然具體的解釋和實施方法還有待確定,但對於如何核定收入,已經有猜測認為,由於美國證監會要求美國企業披露它們在不同國家或地區的收入,這些資料可能會被英國政府拿來作為核定美國企業在英國收入的基礎。


在英國政府公佈此項提案之前,世界經濟合作組織已經著手針對大型跨國企業的避稅問題制定應對之策,但預期要到2015年9月後才有結果。英國未與其他國家同步的行為可能導致雙重徵稅的問題及對國際貿易產生不利影響。但不論此提案結果如何,對於這些大型跨國企業來講,即使這些複雜的避稅措施都在現行稅制的框架下設計及施行,來自各國政府的圍追堵截留給他們的避稅空間正在急劇減少。

   

互聯網的發展使得地域概念不斷模糊,如何界定經濟活動的地域,如何核定收入的分配都成為當前稅務體制的難題。但我們有理由相信,正如傳統行業對新時代的適應和與互聯網的共榮,稅務體制和政治體制也能夠摸索出一套適應互聯網時代的規則,讓更多的企業能夠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也能更有活力地創造財富。



        流量統計